收藏 关注
客户端下载 投稿信箱:spxwwsjb@163.com
新闻
图片
视频
四平记忆② | 先有“四平街站”还是先有“五站”
2022-03-09 10:13:03 0人看过
分享到:
编辑:siteadmin 来源:四平新闻网
先有“四平街站”

还是先有“五站”

 
      标题上的这个问题似乎无关紧要,但把它同四平市的名字来历联系到一起,就有考证的必要了,因为我们四平比较特殊,是先有车站,后有城市。四平市是在四平火车站基础上一点一点发展起来的,是这座城市沿用了这个火车站的名字。在四平的历史上,无论叫四平街,还是喊五站,都能指代这座城市。四平街和五站都是当年四平火车站名。
 
 
      说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那火车站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呢?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是比较一致的。就是两种来源方式,一是数数数过来的二是借用过来的。前者是指称四平火车站为“五站”之说的产生,产生方式是从长春往南数较大火车站,长春为一站,范家屯为二站,公主岭为三站,郭家店为四站,四平街为五站。后者是说俄国人给火车站命名,借用了西15华里老四平街的名字。人们对借用四平街命名这种说法没有什么异议,但关于四平街名字的由来,却有多种说法,有代表性的主要有两种:一是乾隆皇帝命名说,二是四周围集镇等距说。前者说1754年爱新觉罗·历来吉林路过四平街(老四平),见四周平坦,因以命名。后者是说老四平街距周围四个较大集镇都是20公里等距的远,它们是东边的半拉山门,南边的紫鹭树,西边的八面城,北边的梨树镇。这两种说法到底哪种是老四平街名字的由来,已无从确考,也无关紧要,我们知道四平火车站是借用了老四平街的名字就够了。那么,我们还需研究“四平街站”“五站”两个称谓到底哪个在先哪个在后问题。
 
      这个问题不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那样难回答,那是个哲学命题,这只是个简单的先后顺序问题,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小问题,在我们四平市至今还有混淆。近年来,在介绍四平由来的文章中,时常见到这样的说法:四平街站原称“五站”,是日俄战争后由日本人更名为“四平街站”的。按照此说法,是先有五站,后有四平街站,但是,在我市还有一截然相反的说法,就是四平街站在先,五站在后。究竟哪种说法对呢?
 
      回答这个问题还得从四平街站这个名字说起。当时俄国人在修东清铁路时,从铁路营运的特点出发,在每60里处设一较大车站,铁路修到四平(当时还不叫四平)这个地方正好赶上个60里处,要在这个地方设站,给这个站取什么名字呢?可以有几种选择,如可以创造个站名,也可借用当地集镇、村落的名字。从东清铁路全线车站名字看,俄国人是喜欢借用当地原名给车站命名的。如四平北的郭家店、公主岭,四平南的双庙子、昌图、开原、铁岭站都是原名。当时在四平这里的火车站附近也有一些屯落的名字可借用,如四门苗家、索家窝棚、张家窝棚、鸭葫芦泡、一面城、黄家屯等,但这些名字的喻意都不如十几里远的四平街名字好。“四平”有四平八稳之意,火车行车四平八稳岂不好嘛!所以,俄国人很可能考虑这是个吉利名字,不嫌十几里远将它借用过来,把这个车站命名为“四平街站”。这也是在说四平火车站最初就叫四平街站,我赞同这一说法。
 
 
      说四平火车站最初叫四平街站的依据有二:
 
      一是《四平市志》不同意先叫五站,后更换四平街站的说法,认为那是误传。其根据主要是日本人安藤岩喜的著作《四平街的趣味》一书中写道:在日俄战争后不久,作者来到四平街,在火车站的站长办公室里,发现墙角放着一个俄国人留下的站牌,在这个唯一的战史纪念品上,用俄文写的站名正是“四平街站”。这说明沙俄在建四平火车站之始,就把它命名为“四平街站”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四平市志》这部分是已故四平市史志资深学者贾振铎老先生撰写(或审稿)的,因为当年他不止一次跟笔者说起此事,他认为俄文四平街站牌是最有力的佐证。
 
      二是我认为俄国人先叫五站、日本人后叫四平街站的说法不符合逻辑。推理应该是俄国人先叫四平街站,日本人后称五站,或者是日本人夺取南满铁路后仍称四平街站,老百姓们俗称五站。1904年~1905年的日俄战争,俄国败,日本胜。根据《朴次茅斯条约》规定,长春以南铁路归日本所有,长春以北铁路依旧归俄国。日本人接管长春以南铁路后,从长春向南数,60里为一站,到四平正好是第五站,才有可能将“四平街站”称为“五站”。就算是称俄国人叫“五站”在先,日本人喊“四平街站”在后,叫五站的依据也应该是从长春站向南数,数到四平才是第五站。但不要忘了,四平火车站是俄国人修建的,这个站坐落在东清铁路线上。俄国人修东清铁路,起点是从俄国国内出发,西经满洲里哈尔滨直达大连。这条铁路全长2400多公里,俄国人没有理由拦腰截断从长春开始向南数一、二、三、四、五站。如果是那样的话,难道说俄国人修铁路时就准备日后长春以南铁路被日本夺去不成?日俄战争后日本夺取长春至大连铁路,因此日本人从长春往南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站,还比较合情理。按照这个推理,在1905年前俄国人建管四平火车站期间,不大可能叫五站这个名称。如果有五站称呼,可能也只能是民间叫法。这种可能性也很小。四平站名字的顺序,我认为应该是先有“四平街站”,后有“五站”。(王海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