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关注
客户端下载 注册 登录 投稿信箱:spxwwsjb@163.com
新闻
图片
视频
采 荠
2017-07-13 15:01:00 0人看过 编辑:猜心 来源:四平新闻网

采 荠

■刘明礼

周末,起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好久没出过城,看太阳暖暖的,天蓝蓝的,便想出去走走。

开车出城,沿着山前大道,一路寻找风景。路边的杨柳已在飘絮,迎春花、玉兰花、樱花、 碧桃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兀自盛开。西山渐近,遥遥望去,前方现出那片白白的花海。因往年这个季节也会常来,晓得那是一片杏林。我倏地想起,杏花儿盛开的时节,恰恰是采荠菜的最好季节。

我似乎对荠菜情有独钟。儿时的记忆里,那一株株顶着小铲子的白花,可不是猪草,而是这个时节里接济口腹的重要食材,甚过令人垂涎的美味佳肴。那时家乡多为盐碱地,许多作物不适合生长,倒是这种野菜富有顽强的生命力。每年,随着杏花渐开,其他能吃的野菜大都还没有露头,这种叫荠的野菜便急不可待地冒出地皮。一夜春雨,催展枝叶,为田野献上一簇簇新绿,也为人们送来了舌尖上的野味。从早至晚,大人小孩,家家户户,背筐的,挎篮的,随处可见采荠人。人们把荠菜挖回家,包饺子,蒸包子,做玉米菜团子,各种吃法。夕阳西下,随着升起的袅袅炊烟,村子溢满荠菜的香。

长大后,书读多了,对荠菜的了解,渐渐从原始的享吃,深刻为益和美,愈发喜爱。荠菜,又名护生草、地菜、地米菜、菱闸菜等。不仅营养价值很高,也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具有和脾、利水、止血、明目的功效,常用于治疗产后出血、痢疾、水肿、肠炎、胃溃疡、感冒发热、目赤肿疼等症。这种植物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地,几千年前我们的先祖就已经发现了它的食用和药用价值,文人墨客还留下了许多精美的诗篇。

“新春堦下笋芽生,厨裏霜虀倒旧罂。时绕麦田求野荠,强为僧舍煮山羹。”(苏轼)

“荠菜花开雨未晴,章江烟柳正愁人。无钱可买东风醉,自写唐诗过一春。”(宋,郑会)

“荠糁芳甘妙绝伦,啜来恍若在峨岷。莼羹下豉知难敌,牛乳抨酥亦未珍。(陆游)”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岗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辛弃疾)

小时候,采食荠菜,完全为了果腹。如今,在这个恰当的季节里采荠,却一来为了踏青,领略田园的秀美,二来为了品尝那自然纯粹而又健康的清香。田间采荠,生生地成为我春的必选。

爱上荠菜,吾为卿狂。每年,到了杏花绽放的时令,或独自一人,或邀朋唤友,都要去野地里寻访荠的芳踪。伴阵阵花香,披一缕朝阳,在薰薰微风里,轻踏着薄露,顾盼流离,采撷那天地灵气孕育而生的嫩绿。心思全在荠菜,眼里只盯荠菜,手中紧抓荠菜,魂净步轻,尘世的一切烦忧,俱如荠根的泥土,被一股脑甩掉了。

不觉中,那片杏林已近在眼前。我踏下制动,将车停靠路边,取出随车携带的布袋和小刀,大步迈向田野。低头间,一棵棵荠菜撞入眼帘。微风中,它锯齿状的叶片伸展着,向我这个老朋友伸出欢迎的手;它举着白花的茎杆轻摇着,仿佛对我说“嗨,你来了?”我俯下身子,一个叶瓣一个叶瓣轻抚着。采荠,我的春之约,春之乐。

 

网友评论
登陆 后进行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