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关注
客户端下载 投稿信箱:spxwwsjb@163.com
新闻
图片
视频
访抗美援朝老兵芦全义
2021-11-25 08:08:08 0人看过 编辑:路克诚 来源:四平新闻网
四平新闻网讯(记者 李雪)走进抗美援朝老兵芦全义的家,最惹眼的就是墙上两镜框照片,黑白照片把人拉回到了那个硝烟弥漫的岁月。“当时的朝鲜满眼凋敝 ,你看我脚下站的这个墙,就是一个被炸毁之后的房子的残骸。”出生于1933年的芦全义,今年已有89岁高龄。他于1950年10月在家乡入伍参军,经过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后,17岁的他跟随抗美援朝的大部队由丹东港大桥进入朝鲜。

“通信兵都是在众多兵里面挑,一百个挑出一个,我非常幸运的被选中了。”芦全义说道。经过组织精心的筛选,他成为预备师25团侦察连的一名通信兵。“我们不用去打仗,最主要任务是把信安全、及时地送到指定地点。”芦全义说通信兵需要头脑灵敏,脚程快,方向感要极好,同时还要有高度的警觉性。

“作为通信兵,信件比生命重要。”芦全义说战场上个人的生死是小事,每个人都在为打胜仗服务,“在朝鲜战场上,通讯技术十分落后,通讯器材少,为保证信息畅通,大多靠走路或骑马执行送信的任务。那时打仗是一群人,送信是孤军奋战。有时候两地相距30公里路,送信每天两个来回。接到送信的命令,即使天气再恶劣也得执行,去团部一来一回两三个小时。送信不仅艰苦,而且很危险。我们张连长就非常愿意让我去执行任务,因为他觉得我最机灵,战场上一个不留神,那是要送命的。”芦全义说。

“虽然不在最前线提枪打仗,但我们通信兵担负着保障指挥通畅的任务,所以也是敌人重点袭击的目标。执行任务时,不断有战友牺牲,牺牲一个再顶上来一个。”芦全义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满是悲伤,“送信都要赶在太阳落山之后才能出门,有时候送信地点近一点,有时候路很远要走30公里左右,夜晚视线不好,没有固定的送信地点,需要根据周围的景物来辨别方向,这时候就需要有足够强的方向感和洞察力。”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1952年3月的一次紧急的送信任务。当时连长只是告诉他战事紧急,要尽快把信件送到某高地。芦全义带好信件后,独自一人走上了崇山峻岭。送信过程中还有许多口令、暗语不停地变换,主要是怕信息泄露,而且传达信息务必准确,不敢有丝毫闪失。一路上芦全义一边躲避敌人的突袭,一边要根据地形判断方向,经过5个小时的奔波,他终于到达指定地点。“站住!”“不许动!”对完口令后,芦全义把信件交给了对方。这次部队给芦全义记了一次三等功。

芦全义记忆清晰,他指着一张张照片告诉记者战友的名字,战友的家乡他都记得,对自己的事,他很少提及。“闲话少说”是芦全义的人生信条,这个习惯开始于通信兵,贯穿他的一生。芦全义觉得,“当兵就是把生命交给组织,没什么可说的,生死都是小事,其他的就更是小事了,没什么值得说的。”

因为交通阻断,物资供应不及时,他们不能及时更换服装。“1952年冬天最严重的时候,零下30多度的天气我们还穿着单衣,就算有棉衣也要紧着一线的战士们,直到1953年情况才有所改变。”

芦全义在1953年被任命为3班的班长,1955年在朝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5年7月回国,被分配到甘肃省天水县第一步兵侦察连学习。3年后,芦全义复员到公主岭国营农场,后到四平水泥厂,几经辗转最后来到了四平自来水公司,在自来水公司一直干到退休。在自来水厂工作期间,芦全义干事认真。“当兵就认真当兵,回到地方就好好当工人。”芦全义说自己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当兵期间从来不向组织提任何要求,只是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回到地方他依然保持着这样的作风,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他拿出自己尘封已久的奖状,厚厚的一大摞记录着他曾经的光荣。“当时我年年是先进,后来有一年我说今年不要给我了,让给别人吧,结果最后还是给我补了一个先进个人,因为大家一致觉得先进个人应该有我,那个年代的人都很单纯,正直。”

正直、善良、认真而又无欲无求的性格,让芦全义拥有了健康的身体,虽然已经年近90,他仍然保持着健康的体魄。“这老头身体真的很好,我今年70岁都没他身体好,昨天下大雪他还下楼帮着清雪呢!”芦全义的邻居高大爷说。芦全义也一直保持着热爱劳动的习惯,对待邻居彬彬有礼,是一位非常可亲可敬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