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关注
客户端下载 投稿信箱:spxwwsjb@163.com
新闻
图片
视频
成渝城市群:双向合力共发展
2019-04-17 08:55:25 0人看过 编辑:高品 来源:新华网
  成渝城市群经济总量从2014年的3.76万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近6万亿元,不断加快一体化发展步伐。

  成渝两地依托科研资源优势、高新技术产业基础,联合打造了一批创新型园区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

  成渝城市群——西部大开发的重要平台、长江经济带的战略支撑、中国对外开放(“一带一路”)的重要区域。从2011年5月份国务院正式批复《成渝经济区区域规划》到2016年3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再到2018年6月份《重庆市人民政府、四川省人民政府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2年)》的签署,成渝城市群用快速递增的经济总量印证了其一体化发展步伐不断加快:从2014年的3.76万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近6万亿元。

  一直以来,媒体将成渝城市群中两大核心城市成都和重庆比作西南地区的“双星闪耀”,但也存在争议。有人认为,成渝两地在整个城市群中GDP占比过大,挤压了其他中小城市的发展,出现了有悖预期的“哑铃形”发展结构。但仔细观察,很多城市在受到两大城市双向辐射的同时,正在通过自身的产业发展力争抵消虹吸效应,坚持优势互补既是区域经济发展的客观要求,也是城市科学发展的现实需要。

  准定位 深融合

  按照《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近年来成渝两地依托科研资源优势、高新技术产业基础,充分发挥了天府新区、两江新区高端要素集聚平台作用,联合打造了一批创新型园区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形成电子核心部件、新材料、物联网及智能装备、高端交通装备、生物医药等产业集群。

  这些颇具发展潜力的产业园区在城市群中星罗棋布。在四川广安邻水县高滩镇“川渝合作示范园”,有种到了“假广安”“真重庆”的感觉,因为这里“渝”字牌的车比“川”字牌的车还多;不仅来自重庆的车多,重庆投资的企业也多,一家紧挨一家:力维登公司,生产汽车配件,来自重庆;骏谊机械公司,也生产汽车配件,同样来自重庆……在示范园里,近60家企业中就有50家来自重庆。重庆干脆给这个园区取了另一个名称:“重庆空港工业园区配套产业园”。

  四川省遂宁市地处成渝经济区黄金节点,既位于成渝经济区发展主轴“轴心”位置,又处在成渝城市群“核心”地带。电子信息、文化旅游、现代物流等绿色产业初具规模,既可与周边市州在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方面互联互通、优势互补,又具有配套成渝的产业基础,在区域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大竹县的定位是川东渝北地区次级中心城市,西南机械电子信息产业配套基地在川东和渝北地区可以形成产业聚集高地,川渝合作(达州·大竹)示范园区更是大竹深度融入重庆发展的例证。”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委书记何洪波介绍。大竹到成都的距离有近370公里,但到重庆只有180余公里,随着川渝合作不断深化,大竹县在产业发展中找准了自己的定位。不论是被辐射还是主动融入,这些城市都紧紧抓住了区位优势。

  大通道 大物流

  公路、铁路……成渝城市群交通建设速度不断加快,交通历来是城市群发展的根基。

  打开高德地图输入成都天府广场、重庆北站,会有3条推荐线路,分别为成巴高速、沪蓉高速、渝蓉高速,前2条线路最终汇聚到成渝环线高速,后一条线路直达。这几条高速通车的时间从2013年到2017年不等。

  “现在从成都开车到重庆,进收费站拿卡,出站还卡交费,一路畅通无阻。车辆不用在收费站排长队,刹车都要少踩几脚。”为了工作,成都一家广告公司总经理吴先生几乎每个月都要成渝两地“跑”,有时带着标书并不方便乘坐高铁,他更愿意选择开车。据了解,川渝两地是全国打破高速公路区域网络格局的首批试点,经过半年的筹备,已经在2018年12月28日下午实现了无阻断通行,这就意味着整条高速全面完成了联网收费系统改造,从技术上实现了高速公路通行费“分省计费、统一收费”。

  2018年7月20日22点12分,从成都东站发出的G8599次动车前往重庆西站,抵达时间为23点29分,为了提高成渝高铁通勤效率,这是西南地区首次开行“深夜动车”。从早上6点43分开始,现在成渝两地每天近80趟高铁动车在两地间开行,平均通行时间约为1.5小时。

  更大范围内的物流大通道建设正助力地处西南地区的成渝城市群走向开放的前沿。统计数据显示,在2018年开行的6300余列中欧班列中,从成都、重庆两地发出的班列占总数约50%,覆盖境外数十个站点。成渝城市群里各大城市制造的产品也跟随这条物流大通道快速走向了世界。

  谋布局 共发展

  城市群发展如何提速?业内人士指出,首先,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是区域经济合作的根本动力,尊重市场规律,意味着打破地域壁垒,在成渝大融合、大协同的情形下,鼓励竞争,实现区域内资源的市场化配置。其次,区域合作还应当进一步完善机制,要建立合作区域内联席会议制度,探索建立泛成渝地区城市间的产业分工协作等机制,促进城市间在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分工布局、生态环境治理等方面展开务实合作。

  其实,在已明确的成渝城市群的五大任务中就提出“建立成本共担利益共享协同发展机制,推动资本、技术等市场一体化”。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李后强认为,成渝城市群可以借鉴京津冀、长三角区域经济合作协调机制,积极推进川渝共同设立区域协调机构,建立主要领导联席会议制度;建立健全环渝腹地经济区块横向协调机制,设立由有关县、市、区为成员单位的轮值联席会议制度,协商解决区域合作的有关问题。

  曾经,成都和重庆是西部城市群里快速发展的双核。现在,两地分别通过“东进”和“西进”,不论是地缘还是产业都越来越“近”。

  成都提出了“东进”战略,明确东部区域是城市功能新区。范围包括龙泉驿区部分,青白江区和天府新区龙泉山部分,简阳市、金堂县全域。发展目标包括建设国际空港门户枢纽、成渝相向发展的新兴极核、引领新经济发展的产业新城、彰显天府文化的东部家园。重庆科学城等重大项目则在渝西片区布局,渝西片区已成为重庆工业化、城镇化最活跃的区域。

  “跟着客户需求走,今年我肯定会在重庆注册一家分公司。这两年可以特别明显地感觉到很多客户把生意做到了重庆。”吴先生说,作为普通人,他能感觉到城市群聚合发展像无形的“推手”。的确,从曾经仅仅是地缘相近到现在“多城一体”逐渐成为现实,“同城思维”的理念已经嵌入城市群未来的发展规划中。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